龍壇書網 - 歷史小說 - 東晉北府一丘八在線閱讀 - 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奪妻之恨亦可解

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奪妻之恨亦可解

        江陵城外,楚軍大營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半個月的時間,這里就從無到有,建立起了一座足以容納十萬大軍的軍營,當然,現在營中的軍士不滿三萬,但幾乎每天,都會有成百上千的民眾,自備干糧與軍械,從四面八方趕來這里,加入桓玄的大軍,營內熱火朝天,楚地方言充斥著每個角落,一面“桓”字大帥旗,高高飄揚在中軍帥帳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桓玄看起來瘦了起碼有三十斤,這讓他身上的那件特制皮甲,看起來也沒那么有隨時會被撐爆的感覺了,帳內只有卞范之一人,正在向他讀著一份加急軍報:“湓口之戰,我軍戰士兩萬二千四百余,被斬首約四千二百,降者高達一萬四千,護送著何將軍,馮將軍,郭將軍他們逃回的軍士,不到四千。他們剛剛到達豫章,這份敗報,也是在逃亡路上傳回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咬了咬牙:“廢物,都是廢物!他們全都該死,就象胡藩一樣!”

        卞范之搖了搖頭:“胡藩沒死,他在江里潛行幾十步上了岸,跑回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訝道:“這怎么可能,全副甲胄落水還能不死?難道,有神人助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卞范之嘆道:“這就不知道了,總之是沒死,不過,給當成誘餌在前面孤軍奮戰,然后船艙里還存了引火之物,想把他和登船的北府軍一起燒死,這換了誰都會心灰意冷,不再效力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咬牙道:“何澹之這個蠢材,廢物,打輸了仗不說,還害我折損一員大將,胡藩的家在華林,現在在京八賊的手中,我就是想親自召他回來,也不可能了,罷了,先這樣,只要打退了京八賊,再圖他策,至少,胡藩跟北府軍結的血仇太深,也不可能加入京八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卞范之正色道:“除此之外,瑯玡王妃也落到了劉毅的手里,還有晉國列代皇帝的牌位,而且,是劉婷云帶著褚氏兄弟做的這事,我必須向你再一次地請罪,當時沒有殺了劉婷云,以至于此禍!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恨聲道:“是陶淵明的罪過,不是你的,哼,他還有臉回來,就不怕我殺了他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卞范之沉聲道:“陶淵明現在就在帳外,陛下,你看要不要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睜大了眼睛:“他居然親自來了,快,快讓他進來,殺他之前,我要聽聽,這回他還能怎么詭辯!”

        帳門掀動,陶淵明青衫綸巾,昂首而入,見到桓玄,深深一揖及腰:“見過陛下。吾皇萬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恨聲道:“陶淵明,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欺騙朕,這回在尋陽,搶奪那褚靈媛的,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淵明面不改色,淡然道:“是陛下的前皇后,現在京八賊大頭子劉毅的新歡,劉婷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厲聲道:“你不是說已經把她殺了嗎,那現在是怎么回事?朕不僅皇后被搶,顏面掃地,更是讓這個女人現在搶走了一個前王妃,這下京八賊手里有名份了,你說你的罪,應該怎么死才能補償?!”

        陶淵明搖了搖頭:“陛下,當時卞侍中看的清楚,如果我要是通過強殺劉婷云來完成任務的話,那只怕連您的太子都無法保全了,你給我的任務是奪回太子,可沒說要殺劉婷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微微一愣,神色稍緩,仍是恨意難平:“你如果沒殺劉婷云,為何回報說殺了?這不是欺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淵明微微一笑:“陛下,我當時說的是處理掉了。那種情況下,我只有先騙這個女人,讓她有活的希望,這才能奪回太子,不然她明知必死,一定會點火,那會害了太子。至于我退出大殿時,兵荒馬亂,我差點都來不及去見陛下你,又怎么可能再去追殺從密道逃亡的劉婷云呢?所以,我只能說,這個女人,已經處理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卞范之沉聲道:“你可從沒說過什么密道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陶淵明嘆了口氣:“比起奪回太子,護送陛下撤離的這些大事相比,一個已經被陛下拋棄的女人,是死是活,很重要嗎?就算是上天的諸神,恐怕也不會想到劉婷云居然會傍上了劉毅這種事吧。本來我以為以劉婷云多次禍害劉裕的事情,她就算跑了也難逃一死,至少也是隱姓埋名,不敢再拋頭露面,可是現在看來,也許,放走劉婷云,對陛下,對大楚是個天大的好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氣得一拍面前的大案:“你這放的是什么屁!把你老婆送去給敵人,你說是天大的好事?!”

        陶淵明鎮定地搖了搖頭:“臣至今大事未成,沒有建功立業,所以尚未婚配,不過如果臣在陛下的那個位置之上,一個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皇后,如果能引起敵人的內哄,那又有何不可送的?越王勾踐曾經獻西施而滅吳國,就算近年來,也有慕容垂獻妻求榮,最后復國成功的事,大丈夫如果想要奪取天下,連女人都舍不得,去追究那些凡夫俗子的虛名,如何能成大事?如果陛下為了這點就要臣的命,那就請現在下令殺臣,只恨臣瞎了這雙眼睛,不識明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桓玄靜靜地聽完這些話,默然半晌,居然慢慢地笑了起來:“陶淵明啊陶淵明,你這張嘴,真的能把死人說活了。不錯,在朕拋棄劉婷云的那一刻起,她已經不是朕的女人了,不過,外面的凡夫俗子們拿這點來笑話朕,終是意難平。你說劉婷云能挑動劉裕和劉毅的爭斗,就是因為劉毅強行保下了劉婷云這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淵明搖了搖頭:“如果只是把這個女人收為玩物,以表達自己可以不尊劉裕的號令,那還談不上反目成仇,可是,這回搶奪褚靈媛母女,那其中深意,就可以細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卞范之若有所思地說道:“是啊,劉裕打的是興復晉室的名號,要迎司馬德宗復位,誰都知道這個冷暖不知的廢物只是個最好的傀儡,真正掌事的是王神愛,那可是劉裕的老相好,真要給他得逞了,那劉裕就成為當之無愧的主宰,靠了這個假皇后來操縱皇帝,號令天下了。劉毅搶回司馬德文的老婆,說明他有另立正常的司馬德文,與劉裕對抗的心思。這,恐怕就是淵明所說的挑動爭斗吧。”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