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修真小說 - 仙宮在線閱讀 -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天星劍法

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天星劍法

        葉天肯定是想著劍玄在劍道上一較高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這樣純粹的劍修斗一場,在劍道上一定會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    說不定萬劍歸宗又能變強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誰也不知道兩個劍修對拼時,能夠將各自的劍道境界推行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樣地,這也非常難以把握尺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說不定一劍之下,一人就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倒是不懼這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金身不朽功在,任何人都不可能輕易殺他,那怕是姬昌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葉天壓制住了自己的劍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挑了挑眉對劍玄道:“我有更好的主意。我們可以文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文斗?不行!”劍玄身上的劍意開始切割空間,宛如擁有實質的劍鋒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間像是凝結了冰霜,變得森寒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說能讓你有機會參悟到一門絕世劍法呢?”葉天微微一笑,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時?何地!”劍玄言簡意賅,沒有半點廢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時此地!”葉天淡淡一笑,指著頭頂,“你看這些星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走出房間,指著大廳中的另一片星空,“你再看看這片星空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劍玄悟性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后看了看兩片星空,接著就旁若無人地閉目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星空之上同樣有星光投照到劍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陣感悟后,劍玄睜開雙眼,一臉驚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劍玄的表情,葉天笑了笑,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劍痕!絕世劍法的劍痕,天星劍法的劍痕。”劍玄疑問,“這是羽化天尊的傳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準確地說傳承之一,這起碼是天尊級的劍法,羽化天尊果然厲害。”葉天也感受到了羽化天尊的一點惡趣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那些拼命躲避魔尸的修士,要是知道傳承功法就在頭頂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人一抬頭就能看到,不知道會不會吐血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習慣了爭分奪秒的修行,習慣了搶奪資源和機緣的修士,是不會浪費時間和精力盯著這些星空看個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只有最為純粹的劍修才能感悟到其中的劍意和劍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斗,怎么比?”這次,劍玄有了興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微微一笑,“我們一起參悟這劍法,到最后就用參悟出的天星劍法一決勝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簡單說,他把劍玄當“工具人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天星劍法太過奧妙艱深,傳承方式又是如此遮遮掩掩,領悟起來實在困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怕是葉天和劍玄這兩個絕世劍修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只有一人參悟劍法,難免會有疏漏之處,速度上也快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兩人一起參悟印證這套天星劍法,那效果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不但肯定掌握劍法的時間會大大縮短,說不定還會領悟出新的劍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劍玄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目標很簡單,只要和劍有關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一人占據半個房間,開始看著穹頂上的星星參悟那門至高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天后,涂高懿、郁華池趕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很詫異這里還有別人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將情況介紹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過程中,劍玄竟然毫無反應,完全沉浸在劍道的領悟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也不知道這人是單純還是自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劍玄的表現,確實讓他有一絲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一直繃的很緊,難得碰到這樣有趣的事,涂高懿、郁華池很興奮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很期待葉天和劍玄的比斗,同時也做好了策應護法的準備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不是要以多打少,而是在兩人拼的難解難分,幫忙照看,不至于釀成慘劇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兩人算是君子之戰,只分高下,不分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讓人這兩個劍修專心參悟劍法,涂高懿、郁華池主動去到了大廳中參悟星空中的奧秘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應該也不會有不開眼的人打擾四人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四人聯手在這遺跡中是很強的一股力量了,就算是姬昌、姬南也只能落荒而逃,甚至可能都得留下點“紀念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一夜過去,葉天先是睜開眼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,他最先開始參悟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不管劍玄的天賦、積累多強,也很難在劍道一項上超越葉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萬界的征戰和修行,就算是到了高等世界,仍舊是獨一無二的強大優勢。

        快速恢復精氣神,葉天走到大廳,只見涂高懿、郁華池都是處在頓悟狀態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身上都生出不凡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一個是泛著黃金色的生命之光;

        一個是內藏著的玄黑色的秘術禁制之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。”葉天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星空傳承原來比他想的深奧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葉天只以為這是專門為劍修準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看來,這分明是“看人下菜碟”,每個人都能從星空中得到和自己所修大道相同的功法仙術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其中的奧秘,就算是葉天一時間也看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頭看了看那仿佛蘊含無窮玄機的周天星斗,心中暗想道:“也許除了傳承功法,這星空還有著更大的作用,更強的威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夜的一番修行,葉天得到了大部分的天星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劍法的招式簡單地可怕,就是星閃一,星閃二……一直持續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使用天星劍法時,每一次出劍,都會產生一些一閃而逝的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形成一顆星星就是星閃一,兩顆星星就是星閃二,以此類推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估計等到積累到一定程度,就會生更加玄妙的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同姬昌的太玄上清兩儀大陣一樣奧秘無窮,堪比神魔威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葉天都覺得這天星劍法可能是天尊級的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說,他只要將這門劍法掌握到一定境界,就能借助其中的無垠劍意突破到天尊境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前提是,葉天在靈氣方面的積累必須到達問天后期的巔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現在的他也沒有掌握所有的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只是參悟到了星閃三十的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實際運用起來,他只能用出星閃十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其威力已經和葉天苦心參悟出斷周山之劍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斷周山潛力已經耗盡,這天星劍法潛力無窮,還有著廣闊的開發空間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一會,涂高懿、郁華池先后醒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羽化天尊真是大方。”涂高懿紅光滿面,全身血氣沸騰,“葉兄多虧你的指點,要不然我和華池還傻傻地見寶山而不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收獲很大的郁華池也是連連點頭,“是要多謝葉兄啊。本來我都快放棄了,前方無路啊,還好跟著葉兄來到這歸一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兩人一個是體修,一個是專注禁制秘術的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兩個路子提升的難度是正常道修的幾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相關的功法很少,更不用說真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次兩人一人從星空中得到了一門適合自己修行的功法,而且是疑似真法的功法,這簡直就是天降之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聽了葉天的話,兩人現在還原地踏步呢,沒有真法傳承就是這么艱難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弱小更絕望更痛苦的是變強無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不會有這么多的修士寧愿拿命做賭注,也要進天尊遺跡中搏一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因為沒有真法傳承,實力不得寸進,那種痛苦比死還難受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場機遇,對兩人來說不下于再造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全道途比救人性命還要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你們的緣法,我也只是借花獻佛。”葉天笑著道:“看來你們收獲都很大啊,也感悟到了強大功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之間的交情不需要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得到了一門無名煉體術,練成后生生不息,有無窮生機,而且能夠開啟更高的體術境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涂高懿十分興奮。

        體修最怕的是血氣不足,生命力一旦虧損,就會危及壽命、根基,修為倒退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體修之路才如此艱難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了這門無名煉體術,涂高懿簡直是如虎添翼,戰力提升了何止一倍。

        郁華池也是難得的興奮起來,“我得到的是這處星空大殿的禁制,如果我掌握了其中奧秘,就能更好地幫到你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來專研禁制的修士就是少之又少,以此作為根本法的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這處天尊遺跡,郁華池要多花幾十年的功夫才能獲得這個層次的禁制傳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道日興隆啊!”葉天拍掌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兩個好友獲得的都是天尊級的傳承,都有了突破境界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簡直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感情深厚,能夠一起進步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就是為什么葉天會堅持探索這處星羽峰,就是為了此時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說,如果想要獲得時津,對抗萬魔,他確實需要兩位好友的幫助。

        總的來說,就算之后沒有收獲,三兄弟此次遺跡之行也是功德圓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葉天非常在意無名道石的事,他都想直接打破禁制離開此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估計難度很大,有一些人可是在暗處看著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不敢輕易動用絕招打破禁制,否則可能會適得其反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討論了一會,葉天又得知一個信息,那就是三人都是只得到了傳承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們就更不敢離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誰知道后續的關鍵部分是不是隱藏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說既然來都來了,葉天還是想著爭取一下最后的機緣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可是天尊遺跡,說不定就有他要的時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兄弟十分高興,能夠有如此機遇,已經非常幸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正興高采烈地討論時,一道至強劍意傳遞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著劍玄從房間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好劍法!”一邊贊嘆,劍玄一邊來到大廳中央,劍意更加鋒銳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看到葉天時,他眼睛一亮:“你比我醒來的更早,很好,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涂高懿、郁華池很有默契地退到了一邊,給兩人留下了足夠的場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葉天面露笑容來到大廳中央,和劍玄對峙起來,“好久沒有痛快地出劍了,這次要好好的盡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隨著他身上凝聚出恐怖劍意,儲物空間中紫羅星劍和隕石劍都是微微顫鳴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劍道、劍法,葉天很喜歡也很擅長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夠和劍法高深的劍修過招,正是他期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可堪一戰的劍修太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葉天還順勢能夠修行一下天星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劍名玄霄,劍長一尺半,為心劍宗劍子專屬神兵。”劍玄“噌”地一聲拔出腰間長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黑光伴隨劍意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現在劍玄手中的是一柄通體如墨的厚重長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兼具寒冷和炙熱的氣息,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劍名紫羅星劍,劍長兩尺,劍氣為鋒,為紫羅星君佩劍。”葉天手中也是握住了通體發出紫芒的寶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劍!”劍玄贊嘆一聲:“那開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間,葉天和劍玄同時揮動長劍。

        紫電和黑光于空中閃爍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著,兩顆璀璨的星星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都動用了從星空中領悟的天星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劍氣四溢,劍光爭輝!

        無法想象的妙招,不可阻擋的劍氣從葉天、劍玄手中的長劍發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的劍招,可以拆解、反擊、反制、躲閃、防御,有的是辦法可以應對。

        仙術層次的劍法,就不會給敵人太多的應對時間和空間。

        問天層次的仙術劍招幾乎沒有破綻,即使有破綻也是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    當意識到這個破綻時,勝負已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天尊級的劍法,比如葉天、劍玄所血的天星劍法,就不是有沒有破綻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這樣的劍法,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破綻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能想的非常簡單,那就是活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劍法的破綻也是劍道,也能化為璀璨的劍光,也能殺人于無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劍法,直指劍道本質,只能用同層次的力量來抗衡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別無他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劍破萬法”就是源于此種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每當葉天的劍意、劍氣提升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死危機下,劍玄必須做出同等層次的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有一方的天賦、潛力耗盡,立即會被這星光閃爍的劍法絞成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禁制、寶物、靈氣防御,都是來不及施展,直接化為灰灰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就是劍道的恐怖之處,劍法比拼的兇險之處。

        劍道乃殺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戰斗中,兩人的劍意、氣勢不斷提升增強,劍光變得越來越凌厲,越來越醒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劍鋒顫動,星光閃爍。

        開始時是星閃一、星閃二直到星閃九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程度,涂高懿、郁華池還能勉強看到兩人出招的動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兩人也只是看到葉天手腕一抖,星光一閃,就結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劍身的軌跡,劍鋒所指,壓根就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超過這個境界,進入九星橫空的劍法境界時,葉天、劍玄已經是全神貫注,不敢有絲毫的分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境界的劍法,他們催動起來也能感受到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精神、身體、靈氣以及寶劍的負擔都是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涂高懿、郁華池已經看不清兩人的動作,甚至看不到劍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只能看戰斗中的兩個絕世劍修,不斷放射出冰冷恐怖的劍意,不斷變換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著兩人戰斗的方圓之地充斥著閃閃發亮的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星星只能持續一瞬間,每一顆都能輕易絞殺一個問天前期的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兩人都差不多到達所能領悟的極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好對手,真是好劍法!”葉天心中連連贊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時,他還集中精神,拼盡全力地挖掘感悟和潛力來增強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對手實在是太難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為了盡情戰斗還是提升劍道,葉天都要超越自我的劍道極限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對不起這樣的對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劍玄仿佛萬年寒冰的臉色又有了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的劍道修為,自然能夠看出雖然兩人都達到了九星耀空的境界,但是葉天的劍法明顯更勝一籌。

        常人面對這種情況,會有許多情緒,說不定就有嫉妒之類的負面情緒。

        劍玄沒有,他有的只是更強更堅決的劍意劍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一刻,劍玄的劍光更加凌厲,竟然一下子趕上了葉天在天星劍法上的進境,并且馬上就要超越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這種越戰越強的對手,感受到那始終縈繞在要害處的劍光劍氣,葉天也是更加興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戰意空前炙熱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這樣,那就來戰!

        戰意高漲之下,葉天信手一揮,紫氣閃現,星光閃爍:“星閃十!”

        靈動的紫色劍光組成了十顆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星閃九,星光竟然也有了玄妙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閃而逝的十顆星星竟然組成了一副星空一樣的陣勢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這絕佳劍道對手,葉天竟然參悟出了一直沒有想明白的訣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他將天星劍法的奧義發揮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個絕殺劍陣瞬間將劍玄籠罩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劍法的威力比起虛空爆都差不多了,就算是問天后期的修士也要好好應付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劍玄陷入絕境。

        退死!

        進九死一生!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他可以用心劍門的絕學劍法來擋下此招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從始至終,劍玄就沒有這樣的想法,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面對葉天強悍無比的星閃十,劍玄一步踏出,接著堅決揮劍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向死而生的一劍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超越自我,領悟劍道更高境地,劍玄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邊,涂高懿、郁華池完全看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人已經無法看清場上的形勢,甚至連那些星光都看不到了,因為葉天、劍玄的動作太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兩人眼中,不管葉天還是劍玄,都仿佛變成了不世神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兩人堅信,葉天一定會贏!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