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歷史小說 - 漢血長歌在線閱讀 - 第四百五十七章?刺張案

第四百五十七章?刺張案

        作為曾經的刺客,李春城找到了原來的朋友詢問大家是否得到一單刺殺鬼將的懸賞令,眾刺客頓時哭笑不得,告知李春城說整個帝國,沒有一個刺客會接刺殺鬼將的懸賞令,因為沒有人敢出這種錢。對于刺客來說,殺人賺錢天經地義,但前提是不能殺害國之忠良,張孝武北御外侮驅逐犬夷國之柱石一般,除了犬夷,哪有中原人賣國求榮懸賞刺殺鬼將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清文通過一個月的詳細盤查,終于打探出刺殺張孝武的那伙刺客真實身份,而其過程讓他非但覺得震驚,更覺得可笑。但刺殺張孝武的刺客們,他們是來自于玉馬坊的底層潑皮混混。

        玉馬坊是外七十二坊中比較貧窮的坊城,生活在此的都是苦力或者腳夫,每日賺著辛苦錢,經常是吃了上頓不知道下頓在哪。在玉馬坊找幾個亡命徒是易如反掌,可亡命徒為了錢能夠殺人,也能夠為了錢出賣雇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清文只是稍微用了一些錢,便得到了想要的消息,雇傭刺殺張孝武的人是二品沙河夫爵郎云天。他擔任的是御書房的行走吏目,這只是一個從八品的小官,可消息卻非常靈通,當即便得知張孝武殺了張太后的老嬤嬤后,便心生一計。

        郎云天的兒子已經十八歲了,明年便會參加大德三年的科舉考試,現在已經拜在張寬兒子張彪門下作為學生。于是郎云天便讓自己的管家雇傭了打手準備打殘張孝武,結果反被張孝武殺了幾個人。潑皮混混們不干了,找郎云天要錢撫恤,郎云天不得不又賠了一大筆錢,是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可笑的是,發生這樣的命案和要案,龍都府衙仿佛一無所知一般,不聞不問,阮清文派人報案詢問時得到的回復是:“既然大人無礙,便寬于心,龍都每日案件數十起,吾等人手不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清文知道衙門里的規矩,一是他們主動索要賄賂,二是他們不愿意接這個案子能拖就拖,他立即將此事完整報告給了張孝武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孝武萬沒想到,當朝三品武將幾乎被人伏擊,就是因為一個八品士族官吏為了攀附別人,由此可見在士族官吏心中,平民百姓只是為他們服務的草芥罷了,可以隨時殺之。而龍都府衙的寡淡做法,也讓他意識到,即便自己暫時不想去對付政敵,可政敵也絕不會放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張孝武將整件事寫好奏折直接上報給皇帝,奏折先遞到御書房,御書房里的眾位學士們看到了,頓時瞠目不已,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行走吏目竟然要暗殺三品武將。(現在為五品武將)

        郎云天抱著一沓封印奏折走進御書房,見到眾人驚詫地看著自己,頓時一愣,問道:“諸位大人,下官身上……可有異樣之處?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連忙低下頭去,不理會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郎云天只覺得莫名其妙,走出門后,忽然看到自己的書袋里多了一張紙條:“即刻逃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再壞的人也有幾個朋友,郎云天平日在御書房自然也有熟悉的朋友,可朋友也不敢表明真相。郎云天卻認得字跡,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寫,頓時渾身一冷,回家之后立即帶著家人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奏折被送到了大德帝面前,一個當朝三品大員,被一群潑皮伏擊,還出了數條人命官司,這等大事發生在天子腳下,最終還是人家銀衣衛自己查出的兇手。大德帝了解詳細之后后勃然大怒,當即下旨徹查此事,并嚴厲申飭了龍都府尹劭薛,責令左相張寬親自督辦這一次的“刺張案”的所有官吏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寬尷尬不已,這郎云天馬屁拍在馬腳上,自然免不了落得一個被抄家處斬的下場,而案發之后,劭薛仿佛毫無察覺實則暗中許之,并讓衙役配合行動,簡直混賬至極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寬再如何心疼自己的學生,此事也不得不對其進行處罰,龍都府尹的位置是別想干了,張寬奏請免去劭薛龍都府尹,并連降四級,貶去五關縣擔任縣令。而郎云天在平安縣被抓回龍都,果真被處斬并全家流放南方,其家中女子被充入教坊司永世為奴為娼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孝武也不曾不依不饒,雖然他知道,劭薛一定是暗中幫助了郎云天。可若是逼得張寬對自己的學生痛下殺手卻也不現實,反倒會引起張黨的巨大反彈。反倒是張彪找到張孝武,想為自己的學生求情,饒其一命,張孝武說:“張大人無需多想,朝廷怎么處罰張家,我都接受,我也不會找人滅門報仇。只是我需要殺雞儆猴,一個小小的八品官就敢對我下殺手,若是這一次不嚇住了他們,這朝綱不久亂了嗎?我想,刺殺我的事,一定不是丞相授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彪道:“家父絕不會做出如此亂國一事,他將朝綱規矩視為一切,又豈能允許如此亂國賊子,只可憐他的獨子一身的才學,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易死不易生。”張孝武道,送走了張彪之后,銀衣衛開始著手準備對付衙役幫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銀衣衛來說,衙役幫閑搶占了他們的工作,還導致龍都城城市管理的混亂,是罪惡的根源。而龍都府衙役幫閑一策則是劭薛的根基,張孝武出手對付劭薛,便是要解散衙役幫閑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孝武將自己對龍都城的城市管理計劃向大德帝匯報,大德帝思考之后,從眾多候選人中挑選了梁南擔任新的龍都府府尹,并面授相機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南是吏部提供的六個候選人中,最不被看好的人,因為梁南是五關縣縣令,從六品,而龍都府府尹則是從四品,相當于連勝四級。劭薛連降四級是因為他犯下大錯,而梁南什么都沒做,豈能連勝四級。吏部之所以把他和其他人放在一起送到皇帝面前,是因為劭薛被貶去了五關縣擔任縣令,梁南必須平調或晉升,為了突出他們選定的人,才把他也寫在了候選名單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梁南被選定擔任龍都府尹之后,吏部尚書和左右侍郎傻眼了,這……皇上你在開玩笑嗎?

        大德帝笑說:是你們先開玩笑的!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