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歷史小說 - 承包大明在線閱讀 - 第七百一十七章 經典“造反”

第七百一十七章 經典“造反”

        股份制就是一把非常經典得雙刃劍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能夠讓你一朝就擁有一切,也能夠讓你在一夕之間就失去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就正在發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諾牙行的股價之所以年年大漲,不在于一諾牙行這個牙行,牙行自身是沒有多少的生產力的,而是在于郭淡承包的四府,光每年稅收就數百萬兩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當然漲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郭淡突然失去四府,光憑你牙行,價值一百萬兩,這是怎么也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就開始瘋狂拋售牙行股份,五條槍當然也被連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幾乎就沒有人買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事情出現轉機,不然的話,傻瓜才會在這時候購買牙行的股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股價是一路下跌,實在是如今的人,很難接受虧錢的事實,導致才降到六七厘,要是在郭淡以前那個社會,早就跌倒谷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們遇到是郭淡這個良心商人,沒有看著他們去死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淡采取了一系列的動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封廳。

        禁止任何股份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將飄渺虛無的股份再拉回到現實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郭淡定義得股份,不是真的一張紙,而是代表著實物,也許你手中的股份,就是牙行的一張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太復雜的股份結構,他們也弄不明白,郭淡也沒有想過去搞那些騙錢的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他不是追求錢,而是在追求資本,資本里面肯定包含著錢,但是錢可不等于資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非常直白的告訴大家,我們一諾牙行是以誠信立足,是不會欺騙大家的,目前行正在加緊出售各牙地的資產,等賣光之后,將資金回籠,會以一分的價格,來回購大家手中的股份,根據他的預算,在明年就能夠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明年,一諾牙行將會關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消息一出,震驚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淡是徹底玩完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只是這樣?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在拋售牙行股份的人,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這就是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爺爺,這一切應該都是真的,因為在此之前,郭淡就已經在變賣牙行在外地買賣,他們的倉庫、船隊,都是低價賣給了別人,這是不可能有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承變神情激動地向柳宗成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宗成卻是一聲哀嘆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承變問道:“爺爺,你為何嘆氣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宗成瞧了眼柳承變,嘆道:“這就是我們商人宿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們柳家雖一度與寇家勢如水火,但他們都是商人,難免會感到兔死狐悲啊!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得不承認,縱觀整個大明朝的商界,郭淡都是絕無僅有的,但就這絕無僅有,也未撐過幾年,頃刻間,便轟然倒塌,由此可見,商人還是得安分守己啊!

        其實郭淡變賣牙行資產的消息,早就已經傳到京城,這也是股份下跌的一個原因,同樣的,這也是大家安心得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心里對郭淡有一絲絲敬佩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條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說到做到,當初買你的股份不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所有人也都相信,郭淡這回是徹底玩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該賣的全都賣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幾乎都是虧本出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再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不少人心里都感到一絲絲悲涼,曾今風光一時得一諾牙行,突然間,就跌落谷底,許多與牙行的合作也紛紛終止,就連興安伯的酒莊都與牙行終止了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初一諾牙行就是憑借與興安伯合作起家的呀!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是郭淡主動要求取消的,他將那些業務都賣了,也沒有能力在運營酒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有趣的是,衛輝府、開封府的奏報也在這時候抵達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人比他還要死得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至少還要到明年才死,但是衛輝府、開封府連今年都不一定扛得過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頓時引起李植、楊銘深等人得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難道這又是郭淡設下的圈套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淡雖然跌落神壇,但還是躲在萬歷的保護圈內,牙行外面還是有禁衛,官員始終無法利用權力來對付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萬歷請了病假,但他是將這事交給張誠和張鯨,而且是以司禮監為首,這官府要抓郭淡,首先得經過司禮監的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植他們就將此事告知司禮監和東廠,彈劾郭淡與衛輝府的商人密謀造反。

        張誠也立刻就將郭淡請來司禮監,問他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清楚,我已經徹底退出四府,那邊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淡一句話就推得是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植哼道:“難道你也不知道那些商人將錢都存入你們一諾錢莊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我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淡道:“況且這事,各位大人也不需要來問我吧?各位大人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尊重我,當地官府可以直接派人去錢莊調查,我是真的無所謂,大人可以隨便去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楊銘深怒斥道:“你的一諾錢莊有著皇家禁衛守衛,誰敢去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淡笑呵呵道:“楊大學士,搞笑您是認真的,難不成我就能夠指揮那些皇家禁衛,這事您難道不應該去找......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雖然沒有說,但他的意思很明顯,這你得去找皇帝,找我也沒有用啊!

        楊銘深一時語塞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家禁衛跟郭淡有毛關系,京城的牙行也有皇家禁衛,郭淡可也調不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大臣們又看向張誠、張鯨。

        張誠就問道:“各位,這事咱家還沒有弄明白,那些商人將錢存入一諾錢莊,怎么就成造反了,要造反應該也不會把錢存到皇家禁衛守衛的錢莊里面吧。咱家倒是想問問,你們是不是另有所指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坐的大臣們皆是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真心說不通啊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們要造反,他們會將錢存到皇帝控制錢莊中,除非是皇帝是要帶頭造反,皇帝造自己的反?

        你們自己相信嗎?

        你們就算習慣于顛倒黑白,但這個就真沒法顛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植立刻道:“就算不是造反,這事也與郭淡脫不了干系,這一切定是他暗中指使的,他讓那些商人將作坊關門,導致十幾萬百姓失去生計,這讓當地官府如何管理?他分明是想借此逼迫朝廷妥協,將四府繼續承包給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誠納悶道:“這不是你們希望見到的么?各位一直以來都對那些商人嗤之以鼻,如今商人要撤離衛輝府,你們也不愿意,你們還真是難伺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,他突然看向張鯨道:“督公,此事東廠可否知曉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鯨暗自皺了下眉頭,道:“根據我們東廠得來的消息,此事倒是怨不得郭淡,也怨不得那些商人,事實是以前的潞王府已經被皇家接管,這租約就得重新談,而那些商人都不愿意再租,這可并不違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大人,你們聽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誠道:“今后別什么事都小題大做,動不動就造反,先理清楚再說,否則的話,這會讓外人看笑話的,連累咱家也跟著你們一塊丟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植他們尷尬的臉都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確實有些可笑,誰人造反,先將造反資金給皇帝保管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淡忙道:“內相明鑒,我真沒有笑。嘿嘿.....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    張誠怒瞪郭淡一眼,道:“來人啊,將郭淡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淡離開之后,李植便道:“內相,我們確實有些沖動,但是衛輝府的情況岌岌可危,我們也是心里焦急,而且...而且陛下派皇家禁衛保護一諾錢莊,這...這說不過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誠反問道:“那你想怎樣?去搶那些商人的錢嗎?李御史,這與你平時的言行不太一樣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植頓時尷尬的做不得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張誠又道:“今后這種事要是沒有證據,可就別來煩咱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,他便也起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督公,你方才怎么幫郭淡說話?”楊銘深略顯不滿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張鯨怒瞪他以一眼,道:“我說得只是事實,如果你們離不開郭淡,離不開那些商人,那你們收回四府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關于這事,他真不敢亂說話,因為張誠和萬歷其實心里都清楚,那潞王府是皇家的,萬歷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還窩火,一手好牌,讓你們玩成這樣,也真是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們本來就是要將郭淡的勢力給清除,結果你們現在又要留住他們,你們這不是在搞笑嗎?

        你們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.....

        當郭淡回到辦公室時,里面坐在三個大美人,寇涴紗,徐姑姑,朱堯媖,真是幸福感滿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姑姑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淡徑直走到酒柜前,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笑道:“還能怎么樣,就是去了看個笑話唄。哈哈......!”

    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    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進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見小安走了進來,恭恭敬敬行得一禮,“姑爺,你找我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淡笑道:“你將衛輝府的情況散播出去,告訴京城百姓,郭淡確實是要死了,但有趣的是,衛輝府可能要死在郭淡前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,他又突然向徐姑姑問道:“居士,你說用‘白發人送黑發人’合不合適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姑姑白他一眼,道:“當然不合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...那就用天意弄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小安出去之后,徐姑姑道:“看來他們撐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淡哼道:“但這回要不見點血,是無法促使我變身為英雄得。”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