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都市小說 - 八零之悍媳當家在線閱讀 - 第455章 姿勢有點兒尷尬(二更)

第455章 姿勢有點兒尷尬(二更)

        洪雷和顧憶海平安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人們也就都放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安世勛兩口子和金鳳香寒暄了幾句,這才告辭了,“大姐,時間也不早了,知道孩子們都好,我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些日子真是麻煩你們了!”金鳳香拉著黎燕珊的手,“我跟你們就不客氣了,不說謝謝了!有你們這樣的家人真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家人?

        只這兩個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什么都不用再說了!

        黎燕珊回握著金鳳香的手,也是心照不宣的沒多說,“大姐,你今晚總算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!過兩天我再來看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跟女兒打了招呼,“果兒,你和大海也早點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才伙著丈夫,一起出了洪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安世勛一向“想媳婦兒所想”,略一沉吟,“阿黎,你是不是惦記著燕妮?要不,咱們現在過去看看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!”這一次,安世勛卻想錯了,黎燕珊開開心心的一笑,“我看她干嘛?大海和洪雷都平安的回來了,她還能帶傷嗎?她現在是美人救英雄,正是表露感情的時候,咱們過去干什么?做電燈泡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撒嬌似的拍了丈夫一下,“你啊,就是一個理工男!根本就不懂女人的心,更不懂浪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安世勛還有點不服,“我怎么不懂浪漫呢?我剛才之所以會那么問,完全是怕你擔心妹妹!你以為我愿意去當電燈泡啊?我是從你的角度出發,為你著想!為了你,別說是電燈泡了,什么我都愿意做!蠟炬成灰淚始干……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”黎燕珊笑的眼睛都瞇成一條縫了,“油嘴滑舌!你還把李商隱抬出來了?你咋沒把李白抬出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話雖然這么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溫柔的挽救了丈夫的手臂,“走!咱回家吧!我確實也有點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用手輕輕的摩挲了一下肚皮,“孩子一天天大了,我真開始覺得有點吃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愛世勛立刻體貼的扶住了她,“你還好吧,哪不舒服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!”黎燕珊實話實說,“就是這兩天因為洪雷的事兒,勞心勞力的!確實有點緩過乏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世勛心疼的不再多說了,“那趕緊回家吧!回家好好躺一躺!我再幫你揉揉腿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黎燕珊幸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倆上了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回了市府大院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*

    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憶海吃過了晚飯,洗漱已畢,美滋滋的就是臥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抬眼一看床上的老婆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仿佛釀出了蜜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得呦!

        幾步過去,彎下腰,沒頭沒臉的摟著媳婦兒就親了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洪果兒抬腳踹他,“你給我滾!少跟我嬉皮笑臉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顧憶海干脆一抬手,抓住了媳婦雪白的腳腕,往自己懷里一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洪果兒雖然也會幾下功夫,可跟丈夫一比,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,根本沒有還手之力……被人家這么一扯,她的身子一下歪倒在床上,兩只腿被男人拽著,幾乎盤到了他的腰間。

        姿勢有點兒尷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洪果兒嬌嗔的瞪了他一眼,“別鬧!一會兒把孩子弄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別出動靜,孩子就不會醒!”顧憶海調侃的調了調眉,順勢在她的腿上掐了一把,聲音壓的又低又沉,“果兒,我想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來!”洪果兒似笑非笑的斜睇著他,“你不是說,今天晚上要跪一宿嗎?洗衣板呢?你不是說買了三個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跪!我肯定跪!”顧憶海干脆往前蹭了蹭,兩只腿跪到了床邊,大手溫柔的一扯,就把洪果兒拽到了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笑容里帶著幾分霸氣的邪魅。

        聲音也略顯沙啞著,帶著男人特有的性感,“果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回手關了燈。

        朦朧的月光攏著床畔,把床上的一對愛人,勾勒成了一張旖旎的剪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***

        一樣的天空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上演著不一樣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憶海和洪果兒纏綿愛戀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黎燕妮已經到了高翔的住處,把他安置在床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高翔現在獨居著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家里還有一個癱瘓的老母親,不過,并不住在市里,而是跟保姆一直住在縣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倒不是因為他不孝順!

        而是高翔的工作情況確實不穩定,屬于創業階段,總是出差,把母親留在身邊也沒法照顧,反而是縣城里還有親戚朋友,出來進去的更容易給母親解悶兒。

        高翔這次雖然失蹤了幾天,可考慮到他母親的情況……也沒人敢通知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此刻……房間里只有黎燕妮和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高翔的腿傷得很重,骨折,打了石膏,行動不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黎燕妮體貼的四周瞧了瞧,“你家廚房在哪?我去給你下點兒面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多不好意思呀?”高翔靠著床頭,感激的一笑,“你這么一個大董事長,平時恐怕自己都不做飯吧?還要照顧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別說沒用的了!”黎燕妮豪爽的揮了揮手,“你現在不是傷員嗎?家里又沒人,我不照顧你,誰照顧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麻利的卷起來袖口,“我也不跟你撒謊,我平時是不大做飯!可還不至于連碗面條都下不了!你等著吧!一會兒嘗嘗我的手藝,只要你敢吃,我就敢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隨手向著廚房的方向比了比,“廚房沒什么秘密吧?我可以進去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說的?”高翔答的很實在,“家里就我一個大老爺們兒,平時回來就是睡覺,這個家對于我來說,就和旅館差不多,哪有什么秘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燕妮快步的進了廚房。

        開了燈!

        緊接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廚房里就響起了鍋碗碰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高翔望著她在燈下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五味雜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    謝票,liujuhua1020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