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歷史小說 - 大唐太子太囂張在線閱讀 - 第820章 心似貓抓,無可奈何

第820章 心似貓抓,無可奈何

        中斷連接后,李承乾低頭把玩手中的一把短刀,但心思卻沒有放在短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想著剛剛岳飛給他匯報的那些事情,李承乾獨自輕笑,說了一句:“這場游戲當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前李承乾率領的軍隊已經距離京杭大運河不遠,李承乾命令軍隊在一處隱秘的地勢駐扎,順便派了士兵去勘察周圍的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時,李二匆匆忙忙地走了進來。李二見李承乾還優先的半躺在寬椅上,手里玩著短刀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逆子,還真是完全沒有意識到現在是什么情況?現在是能玩的時候嗎?也不瞧瞧這是什么地方啊!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這個逆子,還有心情在這里躺著。你知不知道長安已經是什么情況了!?”李二又是心急又是焦慮地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微微皺眉,對突然闖進來的李二實在是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帶著這個便宜父皇倒也并不費事,可是這便宜父皇真是三天兩頭來找他鬧一鬧。是個人也早就煩了!

        況且他現在還在想之后如何推進自己的計劃,現在李二一闖進來頓時把他的思路給打斷了。李承乾此刻的心情是十分不爽的!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眼神冷漠地看著李二,“父皇來兒臣這里鬧就為了這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!”李二看見李承乾突然冷下來的視線,一時間禁了聲音不知道該說些什么。帷帳里面安靜了好一會兒,只聽見外面的鳥在喳喳地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忘了,這個逆子平時的脾氣大得很。這段時期他們兩人相處的融洽,他倒是忘了這逆子原來的脾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深吸一口氣,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擔心,“逆子你知不知道太上皇調了三十萬大軍攻打新安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,這些大軍并未攻破新安城,更沒有攻入長安城。”李承乾心情不就不爽,說起話來更是肆意狂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的怒氣也上來了,“那萬一攻破了,又該怎么辦!?你此前執意要變道京杭大運河,如今又停在這里不動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心中謀劃著事情,完全不想和現在的李二因為這件事情爭吵。更不想在這種事情上白白浪費了自己的事情,嘆了一口氣并不想再理會李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看見李承乾如此的態度,也不得不壓制住自己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總該告訴朕,長安情況究竟怎么樣了?”這個逆子的情報比他靈通很多,肯定對新安城和長安城的情況了如指掌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父皇如此擔心,那不如自己回去看看?”李承乾現在是真心地想要把李二支走,這樣他能耳根子能清凈不少,“兒臣會拍背嵬軍的士兵護送父皇回去,父皇意下如何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李二被李承乾的態度氣得哽住了,最后甩袖離開了李承乾的帷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帷帳中重新安靜下來,李承乾呼出一口氣。總算是把這個便宜父皇給支開了,要不然還不知道被纏著問到什么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離開李承乾那里,回到自己帷帳的李二一開始還有些生氣,“這個不肖子孫怎么能對朕如此說話!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在軍帳之中的親衛看見李二這般憤怒,連忙勸慰李二:“陛下何必和太子殿下置氣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與他置氣?”李二冷笑,不愿意承認。

        親衛也是熟知李二的脾氣,順著說道:“陛下是太子殿下的父皇,太子殿下難道還會真的對陛下不敬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與朕這般說話!”李二喝了一口茶,猛地將杯子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親衛笑著說:“太子殿下年輕氣盛,大約是不懂得表達。陛下想想,哪次殿下是沒有顧及到陛下的安危呢,沒告訴陛下此時的情況,可能也是怕陛下擔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”雖沒什么表示,李二到底心里是舒服了許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月亮升了起來,李淵待在自己宅子的屋里,沉默地看著下面幾個人。而下面的幾個世家家主的神色也并不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次我軍著實是著了道,竟然讓岳飛闖了過來!”王家家主王珪狠厲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幾位家主也紛紛附議,“若是我們提前布防,今日就不會讓那岳飛闖了過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將領實在是可恨,若非他們不自量力挑釁新安城那方的守將,就不會死,我軍也不會群龍無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并不認為此次的行動完全失敗了。”梁元慶打斷了幾位家主的話,他和幾個世家家主有著不同的看法,“此次雖說我軍并未奪得新安城,但是籠絡到了守城將軍岳飛,難道以后想要拿下新安城還不簡單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淵坐在上方,聽梁元慶的話后,贊同地點了點頭,“愛卿說的有理,此次岳飛已經有意歸順于朕,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珪擔憂,“陛下,這很有可能是太子的計謀啊!”從一定程度上來說,這位王氏家主真相了,但是其他人卻并沒有在意他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若這是計謀,那岳飛今日就這么放了我等又從何解釋?”梁元慶反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家主也覺得有些道理,“是啊,若真是計謀又怎么會錯過這個機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對啊,若是臣是將領。這等機會是不可能放過的,能有什么會比擒賊先請王更好讓敵方投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幾人肯定地說:“看來梁大人說的沒錯,這岳飛確有歸屬之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紛紛討論,李淵在上方聽著越來越覺得岳飛是真心想要投降歸順于他了。心情不但沒有暗沉,還十分的愉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次能收服此等大獎,朕很是滿意。”李淵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王珪還是確信認為這是陰謀,“陛下,還請三思啊!岳飛此前對太子那般忠誠,怎么會今晚突然就愿意歸順陛下了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元慶反駁王珪道:“那是因為岳飛之前根本就沒有聽見陛下許諾的承諾,王大人莫不是忘了之前岳飛可并沒有接見陛下派去的使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不能說明這岳飛就真的被降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不能說明?”梁元慶咄咄逼人,把王珪堵得不知該如何反駁……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