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都市小說 - 大國金融在線閱讀 - 第358章 婚紗和鉆戒

第358章 婚紗和鉆戒

        經過一年的思考和規劃,在沈輝的規劃里,星海有兩條路可走,但不論走哪一條,人才梯隊的建設都至關重要,今天這個會,既是人才戰略啟動會,也是總體戰略的試金石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原因后果梳理了一遍,沈輝瞬間明白了好多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下的這些高管沒一個是簡單的,這是在拿人才戰略試探他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公司的戰略方向遲遲不明確,想來這些人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會議結束之后,全程沒發言的張悅跟著沈輝去了董事長辦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有點奇怪,會上不吭聲,現在卻跟來自己辦公室干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悅道:“有人試探你呢你看不出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無語地道:“我在你眼里很傻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悅瞅瞅他,半信半疑道:“你真的能看出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臉就有點黑:“無非是想看看我在戰略方向上的真實想法,我要是連手下的這點試探都看不出來,還拿什么領導星海投資,不如早早退休回青河當個富家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悅就有點驚訝:“我看你一直不表態,還以為你看不出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往后一靠道:“不表態是因為有些東西我還沒有考慮成熟,我上初中的時候,我的物理老師說過,我要是能把60%的心思用在學習上,上個麻省理工是沒問題的,要是連這點兒智商都沒有,我拿什么領導你們這群高智商的人,不得被你們賣了還了給你們數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悅無語,瞅他幾眼,怎么也不像是高智商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這話不能直說,畢竟人家是老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覺得星海的人才隊伍建設還有很大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悅換了個坐姿,道:“以星海投資現在的規模和影響力,能擔任高管的,都應該是具備全球化視野和極強的戰略思維的精英,能干到中層的,也至少應該具備能在其他同類企業擔任高管的能力,可現在星海的那些部分負責人有幾個具備這種能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問:“你不會就是來找我吐槽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悅道:“當然不是,星海的發展速度太快了,快的讓所有人的成長步伐都跟不上公司的發展速度,除了你高薪挖來的魏宗和曹總,其他人都在被動的跟著跑,這個問題我相信好多人心里都有數,即使大家都在拼命的追趕,但進步速度還是追不上公司的發展速度,所以我覺得光靠選拔和培養人才還不夠,還是要敞開大門廣納人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沉吟不語,琢磨這個建議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星海投資發現到現在的規模,就靠他一頭牛在前面拉著走,員工們的能力其實是沒有發揮出來的,或者說沈老板沒有給他們發揮的余地,所以高管們才會試探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下去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誰也不想當工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別是那些高智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悅的隱晦提醒越發讓他意識到,星海投資已經到了不得不調整發展思路的時候,可問題是,現在不是調整的時候,正因為有他在前面拉著跑,星海投資才能像是中國高鐵一樣在快車道上高速奔馳,一旦他稍微松勁,星海投資的發展速度就會慢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高管們只是隱晦的試探,沒有直接提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不能放手,還是那句話,不到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才一直拖著,沒有明確星海的戰略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一旦明確方向,就必須要著手實施,不能再拖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放手肯定是要放的,隨著資金規模的越來越大,運作的難度也越來越高,決策的難度同樣越來越大,需要考慮的因素越來越多,有時候沈輝也感覺累的不行,他想輕松,就必須得讓手下這幫人發揮作用,但問題是怎么放手,能放多少,得認真考慮,不能亂拍腦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輝想的頭疼,什么復旦的交流會,什么巴菲特來訪等,全拋到了腦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企業規模越大,決策就艱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現在可算是深有體會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不是隨便拍腦袋就能決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規模小的時候,就算決策出現失誤,也能及時調整,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星海現在的規模,如果出現決策失誤,后果將會十分嚴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年會前定下吧!

        沈輝給自己定了個時間,還有三個月時間,他要好好琢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悅出去后,張欣又進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總,你看下發言提綱,看哪里還有問題,我再改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悅是來送稿子的,給他寫的發言提綱。

        復旦的經濟論壇本來定的八月中,結果因為各種原因一拖再拖,推到了九月初,具體日期還沒確定,但肯定要在巴菲特訪華前搞完,流程也改了又改,還給沈輝安排了個演講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那個榮譽碩士的學位,沈老板也算付出良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還想去哈佛露露臉的,結果不能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少有點遺憾。

        復旦也還行吧,至少等自己哪天出了名,不會被嘲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看張欣寫的發言提綱,就一陣搖頭:“算了,你別寫了,我自己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欣就有點懵:“是思路錯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道:“跟你沒關系,那種比較官方的發言稿讓你寫肯定沒問題,這種演講類的發言提綱又不是念稿子,得有自己的觀點,你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蟲,怎么知道我的觀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欣這才松了口氣,不是自己的問題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初主動接下這個任務,還準備好好展現一下文墨的,結果到了動筆的時候,才發現這種稿子不好寫,在一些問題上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觀點和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欣能把握沈老板的一部分想法,但把握不了全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人對某些問題的觀點,隨著閱歷的增長隨時都在變化,除了肚子里的蛔蟲,沒有人能準確的把握沈輝的所思所想,否則就真要輪到他睡不著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琢磨了下,沈輝就隨手將稿子扔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復旦去演講,還拿著稿子上去念,實在有點掉份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丟不起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就一個演講,對現在的他來說真不叫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去哈佛演講,他也有信心給那些高智商的妖孽們好好上一課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過晚飯,沈輝陪黃佩佩去定制婚紗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貌似大半年過去了,他好像還沒陪黃佩佩逛過街,好像有那么一次,又好像沒有,都記不清了,黃佩佩也不怎么喜歡逛街,偶爾出去買個衣服啥的,也是拉林月婷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前預約過了,到了店里,設計師早已等候多時。

        選了幾個款式,又試了下樣品,然后量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沈輝盡職盡責,每一件都認真的看,然后給出中肯意見。

        定下婚紗,又去看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玩意沈輝更不懂,看著都一個樣,專挑貴的,去了幾家店也沒碰到中意的,就準備周末白天了再看,結果黃佩佩自己選了一六十多萬的藍色寶石鉆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輩子就這一次,別委屈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不是第一次了,可黃佩佩是第一次,都說價格的高低代表著誠意的多少,雖然對這種說法不感冒,但輪到自己時,還是有點被影響了,就想給黃佩佩買個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啥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黃佩佩道:“這些東西最沒用,昨天我還在網上看到個貼子,羅列了一個女明星的鉆戒價格排行,花幾千萬甚至上億買個戒指,還不如拿去買院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道:“女人不都喜歡鉆戒包包這些東西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黃佩佩不以為然道:“誰說的,又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歡那些東西,手上戴著幾千萬的東西我自己都不自在,拿個碗都得怕磕了碰了的多累,不戴最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看吧,別委屈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黃佩佩挽著他胳膊,道:“你看馬老師,人家就算穿個布鞋,也照樣是名牌,可不是戴個勞力士,坐個邁巴赫就成名牌了,你不也從來不戴手表嗎,我也不需要那些東西來滿足虛榮和炫耀,你要嫌錢多的沒地方花,還不如拿來做點好事呢,哎,我昨天在抖音上刷到一個視頻,幾個好心人去探訪一個云貴農村的窮孩子,那小丫頭爸爸媽媽沒了,還不到九歲就要放牛干活,看的人心酸,年年脫貧,窮的還是窮,要不是時間來不及,我都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道:“你要覺得可憐,星海正在計劃成立慈善基金,就交給你去管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黃佩佩忙搖頭:“我不干,還要帶學生呢,可沒時間給你管什么慈善基金,再說我就是覺得那孩子特可憐,動了下惻隱之心,可不想一輩子做慈善。再說我不是圣母,這世上窮人多了去了,我哪管得過來,最多看到那些特可憐的能幫就幫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輝就隨口一說,可沒真想讓她去做什么慈善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想做好事,悄悄的做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好事還公告天下的,都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人的確不適合干這個,也不需要這個名,否則難免會被噴作秀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是要怎么舒服就怎么活,人生短短幾十年,哪能操得了那么多心。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