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玄幻小說 - 你們的仙帝回來了在線閱讀 - 第一百九十二章 龍絕

第一百九十二章 龍絕

        困住龍絕的地方離妖族內部并不遠,就在這一片山脈之內,而且還是在一個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些好奇你們當時是怎么將龍絕騙到這方山洞的,龍絕也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這么輕易就上當受騙?”莫東歸有些好奇問道,這個地方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,他不信龍絕一代梟雄會這么輕易就被哄騙到了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猿光微微一笑,他自然是明白莫東歸的意思,有些尷尬的解釋道:“我們當然是握住了老族長的軟肋,而老族長當時最大的軟肋自然就是小羽,這座山洞之內就有關于小羽的身世之謎,所有老族長就算抱著僥幸的心里也會選擇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更何況當時只是猿光一人邀請族長來到此處,江鶴并沒有現身,以龍絕的自大,自然不會相信一個大長老能夠對自己造成什么威脅,事實上就算是加上了江鶴,也是耗費了極大的底蘊才將龍絕困在此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次偷襲損耗了江鶴不少的底牌,可見當時江鶴到底有多大的決心要與妖族合作,猿光若是稍微再多思考一下其中緣由,或許妖族也不會到現在這個地步,若是不能夠得到足夠的好處,江鶴怎么可能愿意耗費這么多的精力困住龍絕。

        怪只怪當時猿光一心只想妖族能夠盡快地提升自己的實力,鬼迷心竅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,就算妖族提升實力再快,還是不可能能有妖族能夠快速到達龍絕的實力,這樣一來,妖族哪來的自保實力,御獸宗真的翻臉,妖族也只得默默接受,這江鶴確實太會蠱惑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龍絕因為太了解猿光,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族,所以打死也沒想到猿光寧愿自斷妖族一臂也要與御獸宗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來到龍絕被困的洞府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妖獸山脈本來是沒有這個山洞的,直到小羽出現前不久才有妖族稟報說這個山洞才突然被發現,好似憑空出現一般,當時我還沒太在意,直到后來想在妖族內部之外找到一個地方困住老族長,才想到了這個地方,沒想到老族長進來之后真的發現這個地方似乎和小羽的身世有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似乎像是特地留給小羽的?當時老族長在山洞內研究打量的十分仔細,甚至都沒顧得上我和江鶴,不然我們也不會這么容易就成功。”猿光解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說這座山洞里面有可能真的能夠解開小羽的身世之謎?”莫東歸也十分好奇小羽的身世,居然連自己都看不透他的本體嗎,光是這一點就足夠他進去了,更何況小羽的本體血脈居然會被一道純粹的鳳凰血脈包裹,上面克制的銘文連莫東歸都看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如何,這座山洞莫東歸是進定了,小羽的身世他也十分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輪回瞳術再次施展,仔細觀察山洞外的禁制,微微皺眉,看向猿光道:“這道陣法禁制雖然十分復雜,但是并不難解開,對于龍絕這等頂級武圣強者來說,以力破之似乎并不困難吧?為什么格了這么多年還沒出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東歸有些懷疑龍絕要么就根本沒有被困在此處,要么早就已經離開了此處,這道禁制困住尋常武圣強者并不算困難,但是也絕不可能困得如此之久,更何況還是龍絕這種頂級強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猿光訕訕一笑道:“山洞外的這道禁制只是為了防止別人進入山洞內發現老族長,畢竟是要制造老族長失蹤的假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東歸饒有意味的看著猿光,“我看猿長老也不傻啊,為什么會被江鶴那種小人這么輕易就蒙蔽了雙眼?”

        聽見莫東歸這話的猿光更加尷尬了,莫東歸可不管這些,看著猿光淡淡道:“前輩應該能夠將這座陣法打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給些時間我應該能打開,畢竟當時是我和江鶴一起布置的,他肯定留了些后手,我這邊一打開他那邊估計立馬就能知曉,不過里面的陣法禁制才是關鍵,所以外面的這道陣法我一直都沒有打開以免打草驚蛇。”猿光解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我懶得等。”莫東歸淡淡道,這么簡單的陣法居然還需要等一段時間才能打開。

        猿光一愣,你再懶得等也要我慢慢打開啊,我也不知道陣眼在哪,畢竟陣法又不是我一個人完成的,說到底還是要用蠻力破開,不過畢竟這座陣法猿光有所參與,所以他用蠻力破陣的速度會比一般人快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東歸真的懶得等,剛才他使用輪回瞳術的時候一眼就看出來了陣眼所在,這座陣法雖然十分奇特復雜,但是卻是一座死陣,盡管尋常不是主修陣法禁制的武圣也很難看出陣眼所在,但是他的陣眼確實只有一處,而且一直就在那里,雖然十分隱蔽,但是還是被莫東歸一眼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莫東歸抬起右手,靈氣洶涌,直接出現了一個被他壓縮到極致的靈氣匹煉,輕輕甩向前方,隨后消失不見,尋常武圣之所以很難找到陣眼所在,就是因為陣眼隱藏在虛空之中,很難察覺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莫東歸的靈氣匹煉消失之后,整座山洞猛烈地搖晃了一下,陣法禁制破裂開來,進入山洞頓時變得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    猿光此時已經麻木,他甚至覺得莫東歸能夠這么快解開陣法禁制才是正常的,不知道為什么,明明一個實力境界年齡都比自己低的小輩,居然會給自己一種無所不能的感覺?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開始堅信莫東歸一定能夠打開里面的那層禁制,于是第一個沖進山洞內,在前方帶路,莫東歸幾個在后面跟著。

        說是山洞,但是里面卻十分亮堂,沒有夜明珠在發光,彷佛山洞內每塊石頭都在發光,讓人覺得山洞內苯就應該如此亮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洞盡頭有一個水潭,水潭中間有一座祭臺,老族長當年便是被我哄騙到那兒才被困住的。”猿光的聲音越來越沒底氣,因為馬上就要見到老族長龍絕了,自知理虧。

        跟著何然來到山洞盡頭,里面的空間頓時變得龐大,連光線都要強烈幾分,不過大家都無法進入那個廣闊的空間,因為被一層陣法禁制所阻擋。

        禁制內是一個老人,頭生雙角,白色胡須,金黃色長袍,蹲坐在地上,氣象威嚴,若是沒有頭上的雙角,尋常人見到這個老者都會以為是一個遲暮的帝王,渾身龍氣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來這應該就是妖族族長,龍印的父親龍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族長大人...”猿光一臉自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親...”龍印有些不敢置信,昔日霸道超絕的父親居然會被獨自困在此地一困就是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座陣法應該是能夠隔絕聲音的,只見龍絕緩緩睜開雙眼,第一眼看見的就是猿光,似乎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定會來,早就跟你說過,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,現在妖族應該是出現了什么禍端吧?”龍絕的聲音很平靜,這讓猿光愈發愧疚了,這些年獨自一人被困在此處,讓昔日脾氣火爆的龍絕便的如此沉穩,要是換做當年,猿光肯定少不了要挨一頓臭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族長大人,一切都是我的錯,牽扯上了整個妖族。”猿光低下頭內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尊不怪你,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族沒有私心,要怪就怪江鶴那個畜生實在狡詐。”龍絕說完這句話之后又看向自己的兒子龍印。

        滿意地點了點頭,“你很不錯,沒有讓為父失望,以前是為父對不住你,對你的關注太少了。”

太阳城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