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其他小說 - 從柱滅開始的次元之旅在線閱讀 - 第一十五章 喲,少年,需要幫忙嗎

第一十五章 喲,少年,需要幫忙嗎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在這里面待上七天,不僅僅要考慮到鬼的襲擊,還要考慮這七天的伙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夜色漸漸深了,徐九逮住了一只肥兔子后,斬斷了一些枯樹枝,趁勢將處理好的兔子放在火上燒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戴調料,算了將就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九看著漸漸烤熟的兔子肉,無奈的嘆了口氣,然后抓起什么都沒放的烤兔子,狠狠地撕咬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味道不怎么樣,但是總比吃生肉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火光和肉香瞬間吸引了一批鬼,一只只的鬼饑腸轆轆的從森林中圍了過來,神色貪婪的看著徐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的正好,兔子里面的肉還沒烤熟,解決了你們,應該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九將兔子重新放到了火上,隨后抓起日輪刀,朝著那些鬼沖去!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鐘后,徐九重新坐下,看著一面已經烤糊了的兔子,無奈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就不好吃了,現在烤糊了,更加難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加快進食的速度,徐九很快解決了一只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踢了一下地面,泥沙瞬間覆蓋在了火堆之上,將殘留的火苗給撲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飽了,該行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九抓緊日輪刀,快速朝著一個方向沖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邊,剛解決了兩只鬼的炭治郎,猛然間嗅到了一股腐臭的臭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想尋找這個味道的時候,一名參加最終選拔的男子快速的從他面前跑過。

        神情慌張的他,根本就是在竭盡全力的逃命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一只體型龐大,身體被眾多手臂包裹著的鬼快速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怎么會有這么大體型的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在逃跑的男子扭過頭,不可思議的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嘖嘖,這一招禍水東引玩的溜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當初看動漫的時候不覺得,但是設身處地的看到這一幕,我只有一個感覺:這個心機boy確實該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九站在一旁的樹梢上,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嘴角不由得露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那個逃跑男完全可以帶著全是手的鬼離開,但是他發現了炭治郎,所以停下來來了這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放棄了逃跑嗎?

        不,根本不是!

        他只不過十分清楚,自己在這么跑下去,很有可能被身后的鬼抓住吃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就干脆將炭治郎拖下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不清楚多出一個獵物,那個鬼會不會放他一馬,但是如果他不想辦法分散鬼的注意力,那么他就死定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這里,逃跑男立刻再次轉身逃竄,他把一切的賭注,都賭在了鬼會先去抓炭治郎!

        被手臂包裹的鬼看了一眼炭治郎,隨后伸出自己的左臂,頓時,包裹著他身體的手臂快速融入到了他的左臂之中,原本粗大的手臂,瞬間變長,彈射了出去,一把將那逃跑男給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水之呼吸·貳之型,水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炭治郎見狀,二話不說一個前沖,身形躍出去的同時,猛然揮動太刀,整個人如同一個滾輪一般直接從鬼的手臂上碾壓而過!

        太刀的刀鋒,順利將鬼的手臂給斬斷,原本必死無疑的逃跑男,就這么被炭治郎給救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來了一只……可愛的小狐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炭治郎斜掛在腦袋上的狐貍面具,全是手的鬼開口道,聲音中充滿了猙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狐貍小鬼,現在是明治幾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現在是大正年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炭治郎聽著鬼語氣中平緩下來,以為對方可以溝通,猶豫了一番,還是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!年號……年號都變了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還不夠!不夠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被關在這里的期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饒恕,不可饒恕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鱗瀧,死鱗瀧,死鱗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鱗瀧?是老師?

        炭治郎愣了一下,隨后開口問道:“你為何這么憎恨鱗瀧老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嗎,我就是被鱗瀧抓緊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大聲咆哮道:“47年前的事,我永遠都忘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完,這只鬼就開始講述起自己和鱗瀧左近次的淵源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段看的徐九昏昏欲睡,畢竟已經看過一次了,這次又看一遍,讓他感覺十分無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對于徐九雖然無聊,但是這只鬼的訴說,還有炭治郎原本名義上的師兄師姐的慘死,瞬間點燃了炭治郎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暴怒的炭治郎朝著鬼直沖而去,而那個逃跑男見炭治郎擋住了鬼,立刻腳底抹油,快速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鬼也看見了逃跑男的逃走,不過對于它來說,都無所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較眼前這個鱗瀧的徒弟,那只小蟲子,隨他去吧,反正都是隨時可以捏死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鬼猛地一揮手,頓時身上無數的手臂朝著炭治郎快速的沖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炭治郎因為憤怒,呼吸根本沒有辦法保持在水之呼吸的頻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些年的鍛煉,炭治郎本身的刀術功底就很不錯,即便是面對眾多手臂,他依舊能將其一一斬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被怒火沖昏了頭的炭治郎,并沒有發現,現在朝著他抓來的手臂,都只是這只鬼身上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這只鬼本身的兩條手臂,并沒有加入攔截炭治郎的行動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該我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九看的真切,知道如果繼續下去的話,雖然炭治郎不會死,但是受點傷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第一天就受傷了,那么之后的六天,炭治郎的日子估計就不太好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徐九如煙般消散在了樹梢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中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炭治郎沖到了自己面前,全是手的鬼頓時大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右臂握拳,隨后猛然一個勾拳,朝著炭治郎的腰子,快速的轟了過去!

    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見鬼的右臂,炭治郎暗道不好,剛想撤離,但是眾多手臂再次糾纏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撤離放棄抵抗的話,那么很有可能就要被眾多手臂給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到那時候,被撕成碎片,就是炭治郎的未來!

    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陣刀鳴聲響起,已經做好準備硬抗一拳的炭治郎突然發現原本的攻擊,并沒有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失誤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炭治郎看向鬼的右臂,發現他的右臂已經齊根而斷,所以原本的攻擊,也沒有辦法再打中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誰救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炭治郎立刻掙脫眾多手臂的抓捕,一個后撤遠離鬼,隨后高聲叫道,抬頭四下張望,希望能發現救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喲,少年,需要幫忙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九狠狠地一腳踢在了他的波棱蓋上,隨后強顏歡笑的說了一句。

太阳城娱乐官网